長公主她天天被死對頭讀心,第六十章,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922不理秦幼時的繼續轉檯,和隔壁臺和920系統喝茶聊天打牌。

-

“把搜索目標聚攏在全市所有包子店。”

溫瀛黑著臉吩咐說。

手下面面相覷。

“還不快去!”

於是手下紛紛領命分頭去找人。

這個女人最好不要惹怒他,惹怒他的後果,她承擔不起。

溫瀛關了燈,讓自己在黑暗裡平息那股暴躁的感覺。

很奇怪,他從小到大都沒有過起伏的情緒,可自從這個從天而降的奇怪少女出現後,他開始變得易怒易躁。

總而言之就是——

溫瀛腦子瓦特了。

梁媽端著雞湯小心的敲門:“溫瀛少爺,給你做了夜宵。”

“滾滾滾!”

-

溫瀛的手下找遍了全城的包子店。

最後終於來到了秦幼時上班的這家。

為什麼這麼遲呢?

因為這家包子店實在是太破太舊也太俗了。

破破爛爛的包子店,散發著劣質的食物味兒,一點也不符合溫瀛高貴冷豔的少爺氣質。

溫瀛嬌貴。

嬌貴到出門腳不沾地,讓四個鏢抬著他的四肢,兩個保鏢護送在他身後。

一副大爺做派。

主僕七人站在包子店門口,店門口還掛著那個臭丫頭的橫幅。

溫瀛看到海報上,正張開血盆大口要吃包子的蘿莉臉,差點一跟頭摔下去。

手下a眼疾手快的迅速扶住溫瀛。

“進去看看!”

瘦大叔火急火燎跑來,說今天來了個大款,特地從南京開車來見她,想和她合個影。

秦幼時伸出五根手指,傲嬌的抬了抬下巴,瘦大叔笑眯眯奉承的點了點頭,秦幼時哼了一聲,拍拍屁股就去了。

這一去不得了。

不過是被那個南京大款摸了兩把。

嘎嘎嘎嘎嘎這錢真好賺!

這一去,她就賺了十萬!

摸兩把又少不了一塊肉,秦幼時面不改色,任由大款的手在她身上逡巡。

隨便摸。

陳故的手很軟很嫩,一看就是富二代。

“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陳故手下的觸感著迷,這小丫頭看上去乖巧可人,手底摸著卻更讓人著迷。

腰細,腿直。

陳故有點按捺不住了。

陳故來這個包子鋪全靠網絡的一段視頻,視頻裡的小蘿莉眼波風流,樣樣極品,再往下深挖,又挖到了怪力蘿莉白天還在工地搬磚的視頻!

陳故被這位奇怪的少女勾起了好奇心。

秦幼時露出甜甜的微笑:“我叫小時。”

陳故拍手:“小時好啊,這名字好!”

秦幼時跟陳故在包子店二樓玩兒。

溫瀛被四個保鏢抬著進了包子店。

包子店一樓都是散客,六個保鏢抬著溫瀛繞了一圈,並沒有發現秦幼時的身影。

剛要上樓,被瘦大叔攔住了。

瘦大叔看著這幾個怪人,尤其是看到衣著不凡的溫瀛,雖然心裡不爽,但還客氣的問道:“幾位是來吃包子的?快請坐。”

手下a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你這地方太髒,我們少爺要找這個人,讓她出來。”

瘦大叔一看照片上的正是他的財神爺秦幼時,態度立馬橫了起來。

原來這些人也是來找他的財神爺的啊,既然是來找他的財神爺,瘦大叔趾高氣昂:“哦,你們找秦幼時?先交一萬預約費用,然後回去等著通知吧。”

手下b一聽,急了:“你算什麼,竟然敢這麼跟我們少爺說話。”

“你知道我們少爺是誰嗎!”

“我管你們少爺是誰,既然是來找秦幼時的,那就得聽我的規矩。”

溫瀛朝打手a和打手b使了個眼色,兩個打手,一個打左臉一個打右臉,打了瘦大叔幾個巴掌,又連著踹了好幾腳,圍觀的店員沒誰敢上來阻攔,因為這幾個人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主兒。

四個保鏢抬著溫瀛聲勢浩大的上了二樓。

還沒進門,就聽秦幼時那句:“我叫小時。”

那聲音,嬌媚無比。

哼,果然跟他想的大差不離。

溫瀛憤怒地從四個保鏢身上跳下來,一腳踹門。

“砰——”

“草!你們他媽誰啊?”突然被興致,陳故不悅的罵向門口。

放當陳故看清楚溫瀛那張臉後,醜惡的嘴臉立馬變了一副:“哈哈哈哈原來是時少爺兵,什麼風把您吹過來了,快請進!”

溫瀛的目光定在陳故那隻手,陳故察覺到溫瀛的目光,立馬鬆開秦幼時:“時少爺也是慕名而來的嗎?這位怪力少女現在可是出名了!”

“出名嗎?”溫瀛很不爽。

“過來。”溫瀛看向秦幼時。“回家。”

秦幼時看著溫瀛,心裡一陣嘀咕。

他怎麼來了,打擾她賺錢。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趕緊走趕緊走,別打擾本姑娘賺錢?

說什麼?

竟然說不認識自己?

雖然他也不是自願的,但好歹也找了這麼長的時間

她就這麼回答的?

溫瀛暴躁了。

早知道就不找了。

偏偏這臭丫頭還沒眼色的起身勾住陳故的胳膊,嬌滴滴的朝陳故說話:“這位爺,咱們不是說好了要回家嗎,走走走我們快回家吧!”秦幼時只想賺錢,賺很多很多的錢。

陳故受寵若驚,他還真是沒想到這個小蘿莉這麼給自己面子。

“好~我們回家!”陳故曖昧的摸了摸秦幼時的手臂。

只要能讓溫瀛吃癟,就是陳故最開心的事情。

兩人在溫瀛驚詫的眼光中,一同離開包間。

溫瀛:……

溫瀛保持淡然的走到走廊,雙手扶著欄杆看向已經走到樓下的兩人。

走到樓下,陳故還特地仰著頭和樓上的溫瀛對視,陳故故意大聲的朝結賬的小二吆喝:“各位各位,今天全場,溫公子買單!”

包子店一陣歡呼。

溫瀛:……

他的任務是帶這個臭丫頭回家,要是今天沒能順利帶回去,那他媽……還不得揍死他啊!

想想他媽那暴力,溫瀛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打手a小心翼翼的問道:“少爺,我們現在……”

“當然是跟著他們。”

“怎麼能跟著他們,跟著他們,我們少爺不就掉價了嗎?”

“可是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秦小姐帶回去啊。”

幾個保鏢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全然忘了他們的主子正在暴怒的邊緣。

六個保鏢齊聲叫道:“少爺——”

溫瀛吼了一句:“狗叫什麼啊你們!”

“我們到底,追不追啊!”

“追!”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