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摸魚人 作品

葉從文,第1334章 玄武吉藏,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葉從文,這羅盤停不下來什麼意思?”

  俞悅悅也伸頭過來探查,當發現葉從文手中的羅盤指針根本就停不下來,這可是三個月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遍地是寶,到處都是最上佳的吉穴,多到連羅盤指針都定不出誰最好!這是一片風水寶地呀!”

  葉從文看著那左右擺動的指針,激動地說道。

  “一片風水寶地,那不就是真龍冢!真龍祖先幾十代,每代埋一處,那不就是成群的真龍墳冢?

  葉從文,咱們終於找到真龍冢了!”

  俞悅悅笑著感嘆道,幾十代真龍都埋在一處,運氣再差勁,總能找到一塊完整的真龍骨紋吧?

  這麼說葉從文的痼疾不是有救了?

  一想到困擾葉從文的痼疾終於要解決了,等葉從文把真龍骨紋刻在鼎缸上,吞服神藥晉級神王境!

  再躲進混沌棺槨裡面修煉真龍寶術,再練個一年半載,等他把真龍寶術練成,以後不是再也不用害怕軒轅獨尊了!

  一想到再也不用過躲躲藏藏擔驚受怕的日子,俞悅悅連忙拿出竹根筶,嘴裡唸唸有詞:

  “祖宗保佑,山神顯靈,若有龍冢,勝筶相告!”

  砰砰砰一連串的聲音響起,兩個竹根筶在地上不停地跳動,前前後後跳了幾分鐘,就是停不下來。

  這狀況跟葉從文的羅盤指針一模一樣!

  “咦,這是什麼意思?怎麼也不肯定下來?”

  許玲瓏不解地問道。

  葉從文聽見許玲瓏說了一個也字,登時就醒悟過來,一雙銳利的眼睛在羅盤指針和那對彈個不停竹根筶上看了很久。

  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兩個竹根筶,看都不看筶相,就讓俞悅悅把竹根筶藏起來。

  自己則掏出一個鉛盒,將羅盤封在裡面。

  “葉從文,你準備怎麼辦?去還是不去?”

  俞悅悅陷入兩難中,筶相都打不出來,那就證明此行兇險難測,但是羅盤指針停不下來,卻極有可能是指向一片風水寶地,也就是真龍冢!

  自己拿不定主意,只能看向葉從文。

  “去!幹嘛不去?富貴險中求,師父能不能鹹魚翻身就全靠這一次了,錯過真龍骨紋,你讓他拿什麼解決鼎缸不穩的痼疾?

  鼎缸不穩解決不了,就一直沒法晉級神王境,等軒轅獨尊的傷好了可就——”

  許玲瓏搶著回答道,葉從文要想晉級神王境,湊齊三大天階骨紋是唯一出路!

  好不容易打進真龍巢穴,怎麼能因為筶相不對就放棄呢?這次不冒險一試,下次到哪裡去找七十二地煞和七十二洞府這樣的絕世打手幫忙擋住異鱗?

  “羅盤指針停不下來那就證明這必定是一塊最上乘的風水寶地,筶相不顯那就是說兇吉難測。

  會不會是說:

  真龍冢就在這裡,但是有絕世高手埋伏在側,以我們三人的實力,老祖宗不建議我們在沒有把握下硬闖?”

  葉從文喃喃自語道。

  “絕世高手?你說那對真龍還活著?”

  許玲瓏和俞悅悅異口同聲地問道,臉上除了驚訝,就只剩失落和不甘了。

  葉從文故意把五大老祖和軒轅皇族七兄弟放進來,那就是用他們來試探真龍是否還健在的。

  畢竟這三派在真龍巢穴打得天翻地覆,只要真龍還健在,豈有不出面的?打了足足三個月,是個聾子都聽見響動了,遑論真龍這種頂級的仙尊境巨頭?

  只要公母真龍有一個存活,不管是五行鎖龍陣,還是五雷轟頂陣,那都不是異鱗的對手呀?

  三人小心翼翼等了三個月,就沒有看見真龍現身,三人早就斷定真龍十有八九是已經仙逝了。

  好不容易開心了一路,突然又說真龍還活著,這不是捉弄人嗎?

  “麒麟和鳳凰都還活著,它們怎麼可能仙逝呢?

  活著沒有出乎預料,讓我猝不及防的是這兩頭活著的真龍有真龍巢不住,偏偏守在這真龍冢裡,難不成它算準我們要掘它的真龍冢?”

  葉從文哀嘆一口氣,自己用五囚四凶三寶二福一字斷有無的風水秘術尋找真龍冢,就是為了避開真龍巢。

  畢竟這套從葬經裡面演化而來的東西,那是衝著死人去的!

  誰能想到真龍還有這個愛好,生機勃勃的真龍巢不住,偏偏喜歡躺在死氣沉沉的真龍冢裡面,這不是誠心刁難我嗎?

  這不是逼著我從頭再來,用師父教的尋寶秘術再去找一遍真龍巢嗎?

  一想到師父蕩魔神王,葉從文猛地一派大腿,瞬間就了悟了,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師父用尋寶秘術偷走了伴生五色寶藥,這真龍痛定思痛,為了避免再次上當,它這是要把所有的漏洞都給補上!

  用天階陣法罩住真龍巢穴,鎖住霧氣,整個真龍巢穴霧濛濛一片,那不就沒法施展尋寶秘術了?

  這麼說的話,那這個真龍巢穴的陣法也是伴生五色寶藥丟失以後才構建成功的!

  它的目的還真是防止我們迷蹤林師徒用尋寶秘術來挖它們真龍巢穴的。

  葉從文想通後就把原因說給二女聽。

  “聽你這麼一說,那就能解釋為什麼沒法用打鬥引真龍出巢的事了!想當年蕩魔神王也是用這一招,在真龍跟麒麟決戰時,偷偷挖了它的伴生五色寶藥。

  如今你這個徒兒還想故技重施,你當它傻呀!”

  許玲瓏恍然大悟地說道,真龍何等精明,豈能在一個坑裡摔倒兩次?

  “那如何是好?兩頭真龍守在真龍冢裡,咱們怎麼去偷真龍骨紋?”

  俞悅悅焦急不安地問道,三人聯手也不是真龍的對手,也沒法用強把它們趕走呀!

  “來都來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真龍骨紋給它挖出來!”

  葉從文咬了咬牙,堅定不移地說道,自己還年輕,鼎缸不穩的痼疾,或者晉級神王境,玩兩年問題都不大。

  可是軒轅獨尊不會等自己呀!這傢伙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一旦把傷養好了,只怕第一件事就是找獵魔衛報仇。

  如今過去一年多了,留給自己的時間還有多少?

  “掘地三尺——葉從文,咱們要不要學摸金校尉打盜洞從地裡鑽進去?

  偷偷摸摸地進,拿到真龍骨後又偷偷摸摸地出來,神不知鬼不覺的,它真龍也拿咱們沒辦法呀!”

  俞悅悅腦中靈光一閃,興沖沖地問道。

  “盜墓!”

  許玲瓏眉頭一皺,驚訝地喊了出來。

  “噓!盜什麼墓?挖人族的墳才叫盜墓,異鱗連人都算不上,哪有墓字一說?

  難怪老祖宗和山神都搖頭不答,原來是要幹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這是怕禍及他們呀!

  不要浪費時間了,就按你師姐說得做!”

  葉從文喜出望外地說道,現在自己終於明白羅盤和竹根筶的意思了,這個方法對它們十分不利,哪裡敢明說呀?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種事情哪能明說?

  既然羅盤和竹根筶都罷工緘口不言,那就不為難它們,有鳳凰仙術在身,掘地三尺,那不是易如反掌嗎?

  “我堂堂混沌殿主居然淪落到要當盜墓賊,這說出去——也太有刺激了!

  師父,你說從哪裡開挖?我這裡有一隻真鳳凰仙爪,只要用鳳凰仙術激活它,別說泥土,就算是石頭在它面前,跟豆腐沒什麼區別!”

  許玲瓏笑呵呵地說道,立馬就要掏出那隻鳳凰仙爪,用它來掘地。

  “羅盤和竹根筶不開腔,那咱們就只能靠分辨土壤來選線路了!

  避開四大凶壤,專挑三大寶土前進,等進了兩大福地,咱們一個個挖,也能把真龍冢找出來!

  四大凶壤和三大寶土你分得清吧?”

  葉從文知道單論掘地的速度,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或神族比得過鳳凰仙爪!

  當初和許玲瓏在鳳凰涅槃巢偷那對伴生五色寶藥時,可是見識過雌凰雄鳳的厲害的。

  “欲細而堅,潤而不澤,裁肪切玉是為三大寶土。

  乾如穴慄,溼如割肉,水泉砂礫,五色駁雜皆為四大凶壤。”

  許玲瓏得意地背誦口訣,背這些對於自己這個熟讀詩書三百年的人來說,那簡直就是小兒科。

  “那好,你們就按照口訣,避開四大凶壤,專挑三大寶土挖,我等會兒跟你們匯合,順便幫你們堵住盜洞。”

  葉從文吩咐一句,就準備和二女兵分兩路。

  “欸,師父你去哪兒呀?不跟我們一道進去嗎?”

  許玲瓏一聽葉從文要走,立馬就挽著手不放。真龍藏身之地,離了葉從文,自己可沒法保證俞悅悅和自己的安全,畢竟自己跟真龍不熟,關鍵時刻沒法講人情拖延時間。

  “我去給三哥留幾個路引,到時候他們從上面攻,我們從下面挖,真龍也就沒心思聽地底的響動了。”

  葉從文解釋一句,一閃而過,人就沒了影子。

  “三哥三哥,叫得這麼親熱,不知情的還以為你想娶他親妹妹呢!”

  許玲瓏笑罵一句,轉頭拉著俞悅悅悄悄說道:

  “好妹妹,等咱們姐妹找到仙藥,你吃了它姐姐就抓葉郎過來幫你傳宗接代好不好?”

  “呸呸呸!明明你自己想得要命,幹嘛打著我的旗號?”

  俞悅悅啐了一口,不想跟這個女流氓一樣。

  “你敢說你從來沒想過?那好,以後葉從文歸我一個人,你就去道教祖庭做你的大齡剩女!

  省得有人跟我搶……”

  “你想得美!”

  俞悅悅一下子就急了,再過兩年就三十了,鬼才做剩女!

  兩姐妹嘀嘀咕咕,不一會兒動用鳳凰仙爪,開始挖起地來。

  葉從文凝神屏息,披著許玲瓏那件隱形蚊帳,順著大山往上爬。一路密密麻麻地做上記號,留給控鱗神王做路引。

  這座山體龐大,雖然迷霧遮眼看不出它的全貌,但依據葉從文多年的尋寶經驗,大致判斷它是一座低矮山體。

  按照葬經所說:黿鼉鱉龜,以水別之。真龍乃異鱗之主,異鱗賴水而生,生於水澤,死亦歸於大海,循環往復,有生生不息之寓意。

  這跟人族信奉的落葉歸根人老還鄉是一模一樣的。

  “不用看全貌,也知道這山體應該是座靈龜形狀,黿鼉鱉龜,以真龍的級別來說,如果真拿它做真龍冢,當是最高級別的巨黿,也就是風水秘術中長講的玄武吉藏!”

  葉從文心中一陣哀鳴,若果真如此,那這掘洞的累活只能由許玲瓏一個人幹了。

  畢竟玄武大陣號稱天下第一堅固的陣法,這玄武吉藏堅硬無比,出來鳳凰仙爪,這世上還真沒有什麼東西能鑿開它的。

  葉從文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找了一塊隱蔽的樹林,施展鳳凰仙術,將上面的土壤刨掉,猛地一用力,朝著深處探去。

  砰的一聲,直接火花四射,把自己的手指都震麻了。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這山體是由比寒鐵還硬的玄武岩組成的!”

  葉從文喃喃念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