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暴露後,我把暴君急哭了,第126章 年紀大不洗澡嗎?,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在蘇眷的目光注視下,兵部尚書又道:“我有個遠方侄子,三十來歲,不若今日本官做東,安排你們見上一面?”

蘇眷笑,“聶尚書好意下官心領了,只是下官一心公務,無心兒女情長,讓聶尚書費心了。”

【笑死,你的遠方侄子,我圖啥,圖他跟你一樣年紀大不洗澡嗎?】

有人笑出了聲。

老皇帝也在笑,看得一旁的內侍滿臉莫名。

兵部尚書哪裡是真要給蘇眷相看,只是想借機羞辱她一番,自己那侄子是個呆傻的,畢竟一個和離過的女人,誰還會要?

可這會兒蘇眷根本不接他話,以至於他後面的話根本就發揮不出來,給他憋半天喉嚨裡才吐出來一句。

“本官的這個侄子雖說年紀比你大了些,愚笨了些,但你畢竟都和離過一次了,員外郎聽本官一句勸,就莫要挑挑揀揀了。”

兵部尚書這話說得是語重心長,彷彿真的在為蘇眷著想。

蘇眷笑死了,“下官雖然和離過,但也不至於到要找個老男人的地步。”

【看來兵部尚書是太久沒洗澡,臉上堆的泥都厚成牆了,三十多歲的侄子,寒磣誰呢?】

【當誰都是你夫人,能看得上你啊?】

蘇眷的話,再次把兵部尚書氣炸了。

“蘇眷,你莫要不識好歹,我那侄子百般好,如何配不上你了?”

他難以置信,蘇眷一個和離過的女人,有人要便不錯了,竟還挑揀上了?!

見兵部尚書氣得臉都黑了,蘇眷頓感莫名,【這兵部尚書怎麼這種脾氣啊,我不就是實話實說了兩句,多大點事,至於甩臉?】

她微微嘆氣,“是下官不識好歹,此等福氣,聶尚書還是自己留著吧,恕下官實在無福消受。”

【唉,你那什麼侄子既然那麼好,那你就留給你自己唄,反正你夫人都不要你了,跟侄子一塊過唄,又不是不行。】

此時的兵部尚書腦袋都被氣得脹疼,可又拿蘇眷沒辦法,這是皇帝的人,縱使給他幾個狗膽子,他也不敢怎麼樣。

圍觀的眾人連連搖頭,兵部尚書又何苦上去討這個苦頭吃,都多久了,難道還不清楚蘇眷的這張嘴嗎?

至今就沒見過誰跟那張嘴對上還能討到什麼好處的。

就在這時,皇后宮中的人又來了,再一次請蘇眷前去用膳。

此時的蘇眷活蹦亂跳的,推辭不了,只能跟著走了。

對比上一次來,蘇眷發現吃食更加豐盛了,什麼都有,幾乎都是她愛吃的,可見是早已準備好的。

見她來了,皇后心中雀躍,目光也變得慈愛了起來,“快坐下來看看,有沒有你愛吃的?”

蘇眷目光復雜,看著眼前十幾道菜,好幾道都是她平日裡在國公府愛吃的,難道姓謝的口味都差不多?

還是說,這一桌吃食,根本就是提前探聽過而準備的?

蘇眷微微笑,“都是微臣平日裡愛吃的,讓娘娘費心了。”

【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是把國公府的菜品清單都抄過來了。】

皇后眼神柔和,看著眼前的小姑娘,模樣乖巧,其實仔細看是能發現她有六七分像自己年輕的時候,難怪頭一次見到她,就覺得十分投緣。

蘇眷用著膳,時不時抬眸,都能對上皇后看自己的目光,她心咯噔一跳,實在是皇后的眼神裡有太多讓人費解的情緒。

皇后定定的看著蘇眷,像是怕人跑了。

蘇眷一怔,難道皇后發現了?

不可能不可能......要是皇后發現了,應當早就說出來了。

這一頓膳,蘇眷吃的有些心不在焉,直到皇后說了一句,“本宮在這宮中一人實在無趣,將你喚來,可會耽誤你的事?”

蘇眷這一顆心才安穩,【原來皇后是無聊孤獨了,想找人陪她說會話。】

【我就說嘛,真是嚇死人了。】

她彎唇笑,“不耽誤的,能陪娘娘說說話,是微臣的福氣。”

“在戶部可還習慣?”

“習慣的。”

皇后笑,“若你母親知道能有你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女兒,你母親應當會很欣慰。”

蘇眷頷首,“或許吧。”

皇后順著話題往下聊,想知道多點有關蘇眷還有女兒的事,“你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旁的嬤嬤有些擔憂,娘娘這麼問怕是太過直接了。

蘇眷卻沒有想太多,美眸微眯,在努力回想,半晌後,緩緩道,“她是個苦命人。”

皇后一怔,“為何如此說?”

蘇眷看著眼前儀態端莊的皇后,心軟了,一件一件有關生母的事都說了出來。

她想,縱使皇后不能和自己女兒相認,但這樣也算是知道自己女兒的事了。

蘇眷的生母是個奇女子,做什麼都能做得很好,經商能將生意做得紅紅火火,管家也是一把好手,和當時京中別的女子都不同。

儘管相處的時間不長,但蘇眷一直覺得,她應該是九天翱翔的鳳,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天,肆意飛翔,而不應該被折斷雙翼,困在蘇府的四方宅院中與別的婦人勾心鬥角。

皇后從蘇眷的言辭中不難看出她對自己母親的驚歎和遺憾。

她突然問,“你父親呢,為何不曾聽你提起過他?”

提起蘇老爺,蘇眷眼神都變了,儘管嘴上還在彎彎笑,“不是什麼值得一提的人。”

【提那種薄情寡義的男人,只會汙了你的耳朵。】

“那便不提了。”見蘇眷不樂意提,皇后心裡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女兒嫁錯了人,毀了一生。

她看著眼前的蘇眷,想起先前皇帝賜婚的事,心中仍有擔憂,唯恐這個孫女也像女兒一般所嫁非人。

“蘇卿不必憂心自己和離過的事,若當真是良人,便不會在意你的過往,若非良人,也強求不來。”

蘇眷眨了眨眼,【我沒有憂心啊,我什麼時候憂心了?】

皇后頓了頓,緩聲道,“其實女子這一生並非只有嫁人這一條出路,有丈夫和孩子很好......沒有也很好。”

蘇眷微微一愣,【所以皇后這是後悔嫁給老皇帝了嗎?】

此時,殿外,得知皇后備了好菜宴請蘇眷的老皇帝匆匆趕來,聞言,停住了步子,龍袍下的手驟然攥緊。

皇后她......竟是後悔了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