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後媽在娃綜被崽崽反向貼貼黎漾沈晏川,第526:你知道黎漾之前的演技有多糟糕嗎?,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關你……”郜雪下意識想要懟黎漾,又想到蕭達慶剛才在電話裡說的,只能咬咬牙忍下,擠出一抹極為牽強的笑容:“你說得對,我下次注意。”

  黎漾挑挑眉,沒想到對方的認錯態度居然會這麼好。

  郜雪原本想在這裡跟黎漾再次道歉,又覺得是這個地點好像不太合適。

  萬一黎漾轉頭就去告訴她老公,自己打擾她上廁所了。

  郜雪只好越過她回到自己的化妝間。

  坐在化妝臺前,郜雪想到自己一會兒就要和黎漾同框拍戲,心情無比焦慮。錵婲尐哾網

  尤其是剛剛在洗手間裡聽了張璇那番話之後,心情更加糟糕。

  她可是女主角,她團隊給她發的通稿都在營銷美貌。

  但站在黎漾身邊,她有可能會被秒成渣渣。

  張璇不願意幫她把黎漾化醜一點,她只能把希望寄託在自己的化妝師李秋玉身上。

  在李秋玉幫她補妝的時候,郜雪望著對方,急切地開口:“把我化漂亮一點。”

  李秋玉聞言,立刻恭維道:“郜雪姐,你已經很漂亮了。”

  郜雪聽見這句誇獎,焦慮的心情終於得到一絲安慰。

  “那我跟黎漾比,誰更漂亮?”

  李秋玉聞言,愣了幾秒才昧著良心回答:“按照我的審美,我覺得郜雪姐你這種長相更有韻味。”

  郜雪的心情逐漸放鬆下來。

  李秋玉又接著道:“審美是多元的,黎漾在很多人眼裡應該是不好看的,我就聽過好多人說她長得醜。”

  “你說得對。”郜雪特別愛聽這句話,用力點頭表示贊同,“我也覺得黎漾長得一般般,可是居然有好多人說她漂亮,真是搞不懂。”

  李秋玉:“………”

  黎漾那張臉要是叫一般,那郜雪的臉就只能用醜來形容了。

  當然,這話她只是在心裡想想。

  **

  雖然大家早有心理準備,可黎漾化好妝走出來的時候,片場的工作人員還是被驚豔到了。

  一身黑衣,又美又颯。

  沒想到他們這部戲,女二長得比女主還漂亮。

  郜雪比黎漾晚兩分鐘出來的,她臉上的妝容格外精緻,誰見了都會誇一句化妝師技術真好。

  剛剛在化妝間裡和李秋玉的聊天內容已經讓郜雪找回了自信,可如今在片場對上妝容很淡,五官卻精緻動人的黎漾,她又一次陷入了懷疑。

  黎漾真的長得一般嗎?

  眾人的目光紛紛忍不住看向黎漾。

  她真的是臉蛋天才。

  這張臉怎麼看都不會膩。

  沈總命真好,能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郜雪、黎漾,你們過來一下。”導演將兩人叫過去,開始講等下要拍的片段。

  黎漾聽得認真,郜雪卻有些分心,眼神時不時落到黎漾臉上。

  也因此,正式開拍的時候郜雪又開始出錯。

  倒是黎漾的表現讓導演感到意外。

  他之前有了解過黎漾,她演過一些配角,還演過一部小網劇的女主。

  那演技可以說是一言難盡。

  當初叫她來試鏡也只是因為她有流量,能為這部戲帶來熱度。

  可她今天卻演出了導演想要的感覺。

  不論是臺詞、神韻、動作,都和她當初演的那些戲大相徑庭。

  反觀郜雪,表情僵硬,眼神不在狀態,三番兩次忘詞。

  導演無比心累,“郜雪,你是不是沒有背臺詞?”

  “我……”郜雪想說蕭達慶不是已經投錢了嗎?等後期的時候找個人配音不就好,浪費時間背臺詞幹什麼?

  但她也知道這話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於是悄悄挪到導演身邊,將心裡想的說了起來。

  導演臉色鐵青,拳頭緊握。

  他已經容忍郜雪演技不好了,畢竟很多人都不是天賦型選手,需要後天慢慢歷練,打磨。

  但她連臺詞都不背,那就是連作為演員的基本操守都沒有了。

  導演看著郜雪,沉聲道:“戲演不好,但有心的話,還是可以演出好的效果,黎漾就是一個例子,你知道她之前的演技有多糟糕嗎?”

  突然被點名的黎漾茫然極了。

  導演你究竟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

  郜雪聽到導演的話,表情也有些難堪,反駁道:“導演,我也有心在學習的。”

  “有心學習,那你為什麼連臺詞都不背?”

  “我不是不背,我只是覺得不需要,不是說到時候還要後期配音嗎?”

  導演:“………”

  要不是因為缺錢,加上這部劇已經開拍了,和郜雪簽了合同,否則他真的想換掉她。

  有這種女主,到時候播出也是要糊的節奏。

  當天晚上收工後,導演便約上副導演、編劇和製片人到他房間商量,該不該縮減女主的戲份。

  **

  深夜,卸完妝護膚後,郜雪再次不甘心地來到黎漾的房間門口。

  她敲了敲房門,等了一會兒沒有人回應,她又用力敲了幾下。

  門內終於傳來動靜,“誰啊?”

  “我是郜雪。”郜雪開口道。

  由於現在時間有點晚,元曉曉不敢輕易開門,從貓眼看了出去,疑惑地問:“郜雪老師您這麼晚有什麼事嗎?”

  郜雪:“我要找黎漾。”

  元曉曉小心翼翼地開出一道門縫,輕聲道:“不好意思郜雪老師,漾姐已經睡著了。”

  “現在這麼早,她怎麼可能睡著?”郜雪面露質疑。

  她和黎漾是同時收工的,她光是卸妝洗澡擦臉都弄到這麼晚,黎漾肯定也是。

  “黎漾已經睡了半小時了。”元曉曉說。

  郜雪依舊不相信,皺眉道:“不可能,她是不是不想見我?”

  她認為黎漾是在故意刁難她。

  “漾姐真的睡了。”元曉曉覺得跟她溝通真費勁,“郜雪老師你要沒有急事的話,就等明天再跟漾姐說。”

  郜雪冷笑一聲,伸手去推門板,“你把門打開,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元曉曉:“………”

  她第一次遇到這麼不講理的人。

  “這恐怕不方便。”元曉曉現在有沈晏川撐腰,做起事來十分果斷,就比如她把房門關上的時候就是一氣呵成的。

  郜雪被門板碰了一鼻子灰,氣得直咬牙。

  元曉曉回到浴室,在洗澡前點開了微信某個聊天窗口:【你好,剛剛郜雪又來吵漾姐睡覺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