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爾戈 作品

姚寅笙,第919章 阻撓施工的女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我怎麼會這麼糊塗啊!”左楚在姚寅笙身旁蹲下來,仗著自己是鬼除了姚寅笙別人誰都看不到他而大叫起來,看來,他也是壓抑了很久了。

  “我真糊塗啊!你說好端端的,我跟人家說那種話幹什麼?到頭來,自己活不成就算了,孩子的婚禮都給攪了,你說這......哎!我怎麼會這麼糊塗啊。我看到我們家孩子現在這副模樣,我別提多心疼了,我們家孩子以前讀書的時候,長相確實還可以的,可現在你看,肚子胖了一大圈,臉上發腮那麼嚴重,關鍵是還掉頭髮!小姑娘,不瞞你說啊,你別看我老,但我孩子比你確實大不了多少,你今年大學畢業了吧?也就差了個十歲多吧?可是你看看,這都快成大叔了。哎呀,是我害了他啊!”

  左楚說著痛苦地抱起腦袋,兒子的巨大變化變成了對他的巨大打擊,他好像逐漸看清了現實。他繼續對姚寅笙說:“你別看他年紀輕輕就是個處長了,其實他還能爬得更高一些的。我也不怕說出來,反正只有你一個人能聽到,他現在這個工作,當初就是我介紹進去的,現在的所長是我以前的學生,早在我們家孩子畢業的時候我就打過招呼了,要是好好幹,老老實實幹,現在肯定能爬到更高的位置了。但現在看來,我兒子已經沒有那個決心了,他好像變得得過且過了。說到底,還是我的錯啊。”

  眼看著左楚要捶打自己的腦袋,姚寅笙對他說:“您現在能看清楚,雖說已經晚了吧,但也不能說得那麼絕對,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我們再糾結也沒有用,您兒子的人生道路還很長,能夠過了這道坎兒,我相信他能夠重新振作起來的。現在您應該回到他身邊去,您應該也看到了,他心裡還是裝著您的,想要給您盡孝的,您不會連這個機會都不給他了吧?”

  跟左雄江分開前,姚寅笙把封印左楚的符籙留給左雄江,方便左雄江給左楚做一場法事。如果現在左楚不願意回到符籙裡面去,到時候左雄江的法事不就白忙活了嘛。左楚明白姚寅笙在說什麼,微微對姚寅笙鞠了一躬就朝著財政所大樓飄去了。

  在財政所一別有三天時間,姚寅笙才開始處理第二單生意,沒想到第二單是個外地號碼,打過去是一個女人接的,“大師,你忙好了?”

  哎呀,這聲音聽著有點熟悉啊,姚寅笙在腦子裡把自己打過交道的人都想了一遍,也只是對這個聲音有一個模糊的印象,還不能完全認出來。

  “哦......嗯,是啊,聽說前段時間你找我有事?”

  “哎喲,可不是嘛,自從接管了老賓的事業之後我就忙得不可開交了,就算有閨女在身邊也忙不過來。忙不過來就算了,工地裡還出現了這檔子事,可把我愁死了。”

  老安,難道是自己曾經幫忙找過蹤影的那個賓安業?那這個人不就是賓安業的老婆朱念慶了嘛!姚寅笙決定試探一下,“朱總還真是精神抖擻啊,有些日子不見了,沒想到還那麼精神。”

  電話那邊的人果然是朱念慶,她很高興姚寅笙還能記住她,“哎喲大師你過獎了,也就是老賓還在的時候打了很牢固的基礎,要不然現在公司到我手裡都開始搖搖欲墜了,嚯嚯嚯嚯嚯!”

  “那,這一次朱總給我打電話,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事呢?”

  “哦哦,咱們言歸正傳,是這樣的,我們公司在芊城剛盤下一處山頭打算炸掉開發房地產,但是那山上有一個涼亭,施工隊一靠近就出事,妨礙了施工進度。大師,你能不能過來幫我們看看?你放心,機票住宿費我全包的,報酬也一定少不了你的。”

  山上的涼亭?姚寅笙讓朱念慶說得更仔細一些,朱念慶想了一下說:“我也是聽施工方說的,包工頭說他們一旦靠近那個涼亭就能看到一個女孩子站在涼亭裡,冷冷地看著他們不說話,如果他們執意動工的話,天氣立馬就變了。總之很詭異,現在施工方進行不下去,時間拖下去對我們很不利,大師,你幫幫忙,可以嗎?”

  聽著好像沒有太恐怖,姚寅笙想了一下也就答應了,“行,不過我想帶我的朋友一起過去,到時候也有個照應。”

  “沒問題,沒問題,一切都交給我了,那大師,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嗎?這兩天可以嗎?”

  “嗯,今天我們收拾一下,明天就可以出發的。”

  “好好好,那我現在就安排下去,大師,我們明天見。”

  把朱念慶的委託告訴李俊和陸翊,兩個人都答應跟姚寅笙走一趟。在小倉庫收拾東西的時候,姚寅笙本來打算輕裝上陣,可為了避免發生意外,還是收拾出來一個大揹包的道具。晚上姚寅笙早早就洗好澡躺在床上了,《集魂錄》現在被她挪到了床頭櫃的抽屜裡,還不困的時候姚寅笙打開來看看,發現裡面多了好多人的名字,姚寅笙數了數有近八十個,都是光仁村的村民。還有那個纏著他們的女鬼,名字叫苗暖姿,死的時候才十九歲。還有前不久送下去的左楚,算下來多了十頁的名字。

  第二天姚寅笙三個人踏上了前方芊城的飛機,三個小時的飛行後降落,來到機場一樓大廳就看到一個舉著牌子的人在等候了。牌子上寫著姚寅笙的名字,姚寅笙一眼就看到了。又坐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姚寅笙來到了朱念慶安排的下榻酒店,晚飯的時候見到了朱念慶。

  跟上一次相比,朱念慶的氣色已經好多了,看來已經從喪夫之痛中走出來了。這一次沒有見到朱念慶和賓安業的女兒,估計有事沒來吧。晚飯的時候施工方的人也到場了,一個戴著紅色施工帽的人,有點褪色的polo衫看上去風塵僕僕的,好像剛從工地回來。

  這個人愁眉不展,估計被涼亭還有那個時而出現時而消失的女鬼搞得心煩意亂,姚寅笙也就找他問問情況,但跟朱念慶在電話裡告訴她的情況差不多,姚寅笙決定還是明天起來了去現場看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