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夫人今宵願與我同席共枕否曹斌唐若雪,第229章 所以愛會消失的對麼?,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剛摘下的眼罩的葉婉冰愣愣的望著那道身影。

  黑色風衣,齊耳短髮。

  精緻的臉蛋雍容嫵媚,又美又颯。

  有人來,不是他。

  來的不是曹斌,而是舒心!

  看了眼地上的已經被拗斷脖子的彪形大漢,葉婉冰詫異。

  這是她乾的?

  “婉冰小姐似乎有點失望?”

  “因為來的不是阿瞞?”

  “……”

  “大哥!”剩下的殺手這才反應過來。

  卯足勁搏命。

  舒心也不含糊。

  凌空飛踹,風姿颯爽。

  現場響起一陣分筋錯骨的聲音。

  對方甚至沒來得及拔槍就全都躺在了地上。

  專業殺手在半步宗師的舒心面前,不過如此。

  “舒心姐小心!”

  地上一個重傷的雜碎趁機掏槍,葉婉冰驚聲提醒。

  簌~!

  隨手一拋,軍刺飛刀正中雜碎眉心。

  隨後。

  戴著手套的舒心撿起對方的半斤生鐵,朝地上的人挨個補槍。

  眼神犀利,殺伐果斷,沒有一絲一毫拖泥帶水。

  親眼見證這一幕的葉家姐妹倆瞠目結舌。

  捂著嘴大氣都不敢喘。

  數面之緣。

  在葉婉冰印象裡,這個一直跟在曹斌身邊讓人無法忽略的尤物該是智囊一樣的人物。

  沒想到那張極具欺騙性的臉下竟然還蘊藏著如此恐怖的戰鬥力,很容易讓人忽略她其實一直都是曹斌的保鏢。

  豪門公主,是見過世面的。

  但她們所見的都是明面上的富麗堂皇。

  像這種命懸一線陰溝裡屠宰廝殺還是頭一回。

  葉婉清捂著嘴,大氣也不敢喘。

  生怕一個不如意,舒心姐也照她腦袋上來一槍。

  葉婉冰終究心智成熟。

  “姐!留活口!”

  “阿瞞說了,除惡務盡,這次不用留活口!砰~”

  穿過消音器的子彈破皮悶響,收割了最後一名殺手的性命。https:/

  至此,舊廠房內死一般沉寂!

  半小時後。

  曹斌開著姐妹倆被遺棄在環道的座駕出現在廠房外。

  看著在冷風中凌亂抱團取暖的姐妹二人笑問:“二位還好吧?”

  直面那張帥氣的賤兮兮的小白臉,葉婉清和葉婉冰才感覺自己從地獄回到了人間。

  姐妹倆都沒有說話,只是葉婉清突然抱著姐姐暢快的哭了起來。

  也只有到這時候,她才敢哭。

  就很奇怪。

  那混蛋明明很討厭,卻給人莫名的安全感。

  “嚎什麼!一會奶水都哭沒了!”

  葉婉清:“?”

  “南水北調不懂麼?北邊開閘放完了,南邊還能有水?打算以後餓死你孩子?”

  “……”

  好好的帥氣小白臉,多餘長了張嘴!

  “上車,送你們回家!大過年的因為你們家一堆破事!”曹斌罵咧咧。

  自家車,葉婉冰毫不客氣上了副駕駛。

  葉婉清起初還想甩臉子耍性子,見曹斌直接發車壓根沒有顧及她情緒的打算,慌不擇路的趕緊爬進了後排。

  “還以為你不打算上來呢,剛等著我說公主請上車?”曹斌戲謔。

  “……”

  葉婉清:他怎麼不去死啊!

  舒心姐開車跟在後邊,副駕駛的葉婉冰突然開口:“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內?”

  “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你明明事先預料可以避免為什麼不提醒我?”

  曹斌冷笑:“這算興師問罪?”

  “不知道葉小姐有沒有聽過四個寓言故事,農夫與蛇,東郭先生和狼,呂洞賓與狗,郝建與老太太。”

  “你——!”

  “心裡有火去找害你的人撒,我可沒設計害你,我不過見招拆招順帶救了你一命!把你的救命恩人當情緒垃圾桶葉小姐可真牛氣!”

  “你為什麼不提前說一聲?就為了關鍵時刻英雄救美出風頭?曹斌,你不覺得這種做法很爛俗幼稚不成熟麼?”

  “你一直都這麼自信麼?你也猜到了今晚會有人對我出手,你提醒我了麼?”

  “那是我知道以你的聰明一定會明白!”葉婉冰辯解。

  “奧!原來如此,看來是我把葉小姐你想聰明瞭!”

  “你——”

  “葉小姐一直這麼雙標麼?還是你們女人從來如此?”

  “……”

  後排的葉婉清看看姐姐又瞅瞅曹斌。

  姐姐向來冷靜睿智,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激動。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

  兩人明明在吵架,卻讓她很羨慕。

  張了張嘴想要加入,卻發現完全插不進去。

  良久。

  “對不起,是我太自以為是了,我跟你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

  “你——你就不能紳士些稍微讓著我點?”葉婉冰惱火。

  “那不行,讓著你那不是瞧不起你麼,鐵骨錚錚葉婉冰!”

  “”

  婉冰恨恨瞪眼:“你打算怎麼對付葉凡?”

  “那就要看你們葉家怎麼給交代了,否則,我要對付的就不是葉凡而是你們葉家!”

  “非得這麼聊?”

  “有些事提前說清楚比較好,免得以後睡到了一張床上再來掰扯更操蛋!”

  “……”

  婉冰臉蛋通紅突然失語。

  什麼意思?

  睡到一張床上?

  算求婚麼?

  這傢伙怎麼突然開竅了。

  “你要娶我?”

  “你不想嫁?”

  “你之前不是這麼說的!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姑娘?我是麼?”

  “喜歡最重要,類型不知道!”

  “也就是說類型不重要,只要合你胃口多多益善,所以你要娶的遠不止我一個?”

  “你是會做閱讀理解的,高考語文分一定不低吧?”

  “呸~渣男!”

  曹斌笑:“別誇我,會驕傲!”

  “o(一︿一 )o”

  婚姻就像圍城的貓咖,城外流浪的想進去,城裡圈養的想偷腥。

  而像曹斌這樣的狗東西,雖常年在外流浪但有一座獨立專屬於他的圍城,把喜歡的母貓都圈進去。

  像什麼布偶蘿莉,御姐藍白,冷豔暹羅,憨憨大橘,金絲玳瑁……還有無毛白虎——啊對不起口誤,是無毛貓。

  又是冗長的沉默後。

  “所以你真的要娶我?”

  “當然,除了結婚證不能給你,我能給你想要的一切,儘管很無恥,但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

  “我同意!”

  “!!!!”

  “我不同意!真的受夠了!你倆當我不存在是吧!問過我了麼!”

  曹斌葉婉冰同時回頭,看著噘嘴幽怨咬牙切齒的妹妹兩人異口同聲:“關你屁事!”

  葉婉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