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502/502580/1733236415.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hlxyxs.com/read.php on line 108
秦夜傲嬌的天燁,第609章 妹妹,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秦夜傲嬌的天燁,第609章 妹妹,紅蓮相依-j9九游会真人手机版

  小院旁的房間中,秦夜與曉夢相對而坐,在將一件毛絨氅衣遮在曉夢露出的肩上後,秦夜又不忘噓寒問暖幾句,這才坐回原位。

  對於秦夜關心的舉動,曉夢只是微微蹙眉,詢問了一句:“你對女子都是如此的嗎?”

  “我只會對我的親人如此。”

  秦夜微微一笑,拿起茶杯,目光盯著她,吹散表面的熱氣。

  “親人?”

  曉夢露出一絲疑惑。

  這個詞在她這裡無疑是陌生的,十年的時間足以沖淡許多東西,撫平曾經的傷口。

  更遑論在經歷了天宗的修行,在曉夢眼中,俗世間的一切都是一場歷練。

  “我可是認了你當妹妹,不管如今的你如何看待,反正我是認了。”

  秦夜的笑容逐漸玩味,他可是知道現如今的曉夢有多無情,多冷淡,人命在她眼裡都只是路邊的花花草草,殺掉都不眨眼的那種。

  妹妹......

  一絲悵惘的神情在那雙淡漠空靈的眸子裡一閃即逝,恍惚間,她彷彿回到了多年前,看到了那嬉笑打鬧的一幕。

  這是她當初修行的第一道枷鎖,道路上的阻礙。

  修道需修心,俗世是必須要斬斷的枷鎖,只有懷揣著一顆不拘凡塵之心,才能走得更遠。

  片刻後,曉夢的視線就從秦夜身上收了回來,輕輕合眸,唇瓣微動:“你與我如此親近,就不在意她們的感受。”

  她的聲音很平淡,似乎只是隨口一說。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秦夜不動聲色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過卻是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反問道:“你為何會這樣想?”

  “沒什麼。”

  曉夢拿起茶水,餘溫透過茶杯,傳至那隻纖細如玉的手上,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那麼燙了。

  “剛剛聽你提到逍遙子,他是人宗掌門,而卻與叛逆為伍,勾結墨家餘孽,意圖傾覆大秦。”

  秦夜緩緩放下茶杯,直接給扣了幾頂高帽。

  至於這幾頂帽子是扣到逍遙子頭上,還是人宗頭上,亦或者整個道家,就不得而知了。

  “道家一向不問世事,人宗既然違背教義,自當按規矩行事。”曉夢輕聲說道。

  還端著架子呢......秦夜暗暗偷笑。

  他本來還不確定曉夢的目的,不過方才她主動提及逍遙子,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再想到天宗與人宗的恩怨,以及現在曉夢的態度,答案呼之欲出。

  至於天宗避嫌的這種結果,秦夜覺得不大可能。

  畢竟這幫人是走的超脫紅塵的路子,天宗沒了他們都可能無動於衷。

  “逍遙子功力不弱,背後是道家人宗,又有叛逆在側,我是心有力而餘不足啊。”

  秦夜輕聲嘆息,搖了搖頭。

  “你想請我出手?”

  曉夢緊緊盯著他,直截了當的說道。https:/

  “有大師在,自當萬無一失。”

  秦夜順勢給了個臺階下,笑眯眯的說道,同時吹捧了一波。

  他怕曉夢憋出內傷來。

  這女人當真一點演技都沒有的,而且好像很沒情商,說話直接,天宗的人都這樣嗎?

  曉夢嘴角含笑:“你的手下可不差。”

  “他們另有任務,何況我身邊需要人不是,萬一我出事了,誰來維護大秦治安?”

  秦夜正襟危坐,十分不要臉的說道。

  “你的修為可不弱。”

  “那也要看與誰比,與大師比,我可不夠看。”

  這話他倒是沒說謊。

  奶奶的,人比人氣死人,這妮子小小年紀就天人合一了,僅僅十幾年,就達到了尋常人一輩子達不到的高度,天賦簡直恐怖。

  雖說境界還不太穩,氣息虛浮,不過這都是可以沉澱的。

  曉夢沒有去究其誰強誰弱,神情認真了幾分,道:“可你是否想過,清除了所有的不利因素,大秦就能永遠的穩定下去嗎?”

  不,我想過,結果是活在當下......秦夜垂詢道:“那依大師之見呢。”

  這就好比前世網上的一個問題。

  ‘人生有何意義’。

  這個話題的討論量相當的大,各執己見,有的人認為沒有意義,因為人生的終點都逃不過‘死亡’二字,換句話說,你一出生,你的死亡就已經確定了。

  也有的人認為,人生的意義在於每個當下,過一天,享受一天。

  秦夜也曾困惑過,來到這個世界更是如此。

  但,他有了親人,日子安寧美好。

  秦國會有一天分裂,不復存在,這是歷史的洪流,人力不能改變的。

  可至少眼下能夠改變。

  “山中櫻樹,雖有花開爛漫之時,卻終歸塵土,人的生命亦不過如此,大秦,亦不過如此。”

  曉夢的聲音輕靈悅耳,皓腕從寬袖中探出,目光向外看去,一片鮮活的花瓣緩緩飄落至掌心。

  外面一棵櫻樹,樹枝上茂盛的花瓣,讓人困惑,彷彿只要她在這片院落,這裡始終四季如春。

  漸漸地,那片花瓣不知何因,被枯色爬滿,隨著一陣清風而去。

  “深秋的風輕易的吹走這片枯葉,卻無法吹走一隻蝴蝶,因為生命的價值在於永不屈於命運的隨波逐流。”

  隨著秦夜的話音落下,那片花瓣也在空中凋零,取而代之的是一隻搖曳著翅膀的蝴蝶。

  曉夢那雙充滿神韻的眸子落在秦夜身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嘴唇微動,平靜道:“相傳,這世間有一種神木,名為大椿,八千年為一個春季,八千年為一個秋季,然而在天地間,終究是曇花一現。”

  沉默了一會兒,秦夜說道:“你的話讓我想起了一位故友,他念若天地,本是一位經天緯地之才,卻心有桎梏,跳不出國仇家恨。”

  話落,曉夢眸光微凝。

  “不過你說的對,國家與這片天地相比,終究太渺小了,”

  “我老了,會有一天逝去,不如大師代我守護這秦國如何?”

  秦夜繼續說道,語氣唏噓,用手撐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似乎有了新的想法,旋即看向曉夢,露出期待的表情。

  聲音傳入耳畔,拉回了曉夢的思緒,那雙清冷的眸子眨了眨,似乎有些不理解最後這句話。

  “大師風華正茂,正值妙齡,我怎會耽誤大師的青春呢。”

  秦夜神色煥然一新,浮現出一抹笑容,彷彿方才只不過隨口一說。

  說實話,這種話要放在前世的網上,少不得消息九九加。

  。。。。。。

  逍遙子一事談妥了,在秦夜查縫補缺下,曉夢順著秦夜設的道走了進來,算是同意了出手。

  恰好天宗與人宗的比試即將到來,屆時,是道家聖物‘雪霽’的歸屬之戰。

  見秦夜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曉夢好奇的問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秦夜微微歪頭,揣摩故作思索了一會兒,認真道:“我覺得還是小時候的你更好看。”

  “???”

  聞言,曉夢眨了眨眸子,呆愣的看著對方,被這句話弄的不知所措。

  “開個玩笑。”說話間,秦夜起身拉住曉夢的玉手,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含笑道:“走,帶你去見見他們。”

  曉夢的身形微微一僵,貌似在道家這麼多年,還從未有人牽過她的手。

  一時間,曉夢沉默了,心中生出幾分古怪又莫名的感覺,自己在他眼裡,貌似只是一個小孩子。

  妹妹......

  曉夢細長的黛眉輕蹙,抿了抿唇,沒有多說什麼,跟著秦夜走了出去。
网站地图